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日寇在包头的一次大捕杀惨案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5-7 17:14:32   阅读:2839

 

一九三七年秋,日本侵略军猖狂地在我国各地发动进攻,由于国民党消极抗战,当时驻在包头的晋绥军王靖国部逃回了山西,国民党骑兵第七师门炳岳部和挺进军马占山部又撤退到包头。到十月十二日黎明,这些军队仓惶向西逃走,包头县县长赵仲容和国民党中央驻包各机关也纷纷西逃了。当时包头既无军队,又无政府,市面紊乱,人各自危。十三日下午,日寇飞机三架来包轰炸后,更是人心惶惶,莫知所措。这时警察局的局务主任王文质等便找人商议应付局势的办法。决定组织“民众抗日自卫军”以包头地方武装王锁子(即王永清)的民团为骨干,加上王文质带来的有武器的警察,和临时收留的一些散兵游勇共三百余人。由刘效贤任司令兼第一团团长,决定在十月十四日渡河,到河西活动。

十三日晚八时,刘效贤、王文质等在广恒西皮毛店经理室开会,出席的还有李聚五、秦邦祯、牛申之、王永清、齐寿康、刘澍、张绍棠、张锡余、齐冠三、韩伟、杨亮之、董世昌(字五三)、郄相国(字云卿)等十五人。会议决定: (1 )军队及一切成员当晚十二时以前必须渡河;(2)由刘湖和张绍棠在日寇到来时,出面组织维持会;(3)王文质因会日语,暂留包头,与齐寿康一道传递情报,董世昌办理“抗日自卫军”在敌区采买军需物资事宜(4) “抗日自卫军”在包头的家属分批分期过河;(5) "抗日自卫军”电请国民党中央请求收编。

十月十四日清晨,全城笼罩着一种凄惨的气氛,商店紧闭铺门,里巷鸡犬无声,街头上偶尔出现一两个佩带维持会白布臂章的人。上午十时,日寇坂垣师团的精锐部队已到包头车站的消息传来,一些投机商号,便挂出了赶制的膏药旗,由刘澍和张绍棠两个老头子带领着维持会的十几个人,在王文质和荣松亭(荣会蒙语)的陪同下,走向车站,迎接敌人。日寇就在一枪未发的情况下,侵占了包头。

 

刘效贤等的“自卫军”经常驻在柴橙村一带,并不真正抗日,只是扰害人民。留在包头的王文质、齐寿康、裴会(字子文)等人便与后套的傅作义部取得联系(因齐、裴都是傅部旧人),派郄相廷以送女去五原结婚为名议具体工作。待郄相廷返包后,王文质便联络齐寿康、裴会、董世昌、曹觉民、辛寿宸,娄耀东、刘芳斋、王旭卿等人,秘密组织“抗日救国会“ ,分别布置工作。当时王文质已经打入敌人内部,担任了日伪包头市公署总务科长兼警务科长。他凭一口流利的日语,凭借着职务关系和日本宪兵队、特务机关以及驻包日军岩田部队拉拢得很熟,并取得了伪市公署内部日人清永原吉、朝场秀二、横野春、山田本、森岛一郎、柳田荣三郎等十几个日本顾问的信任。在此掩护下,他便积极进行抗敌活动。

当时商会会长董世昌从给驻包日军魄送慰问品及每日支应肉食、蔬菜的数量和派遣心腹人到各部队支应民佚等活动中,了解敌人在包头的兵种、人数,以及变动的情况。城南警察署长娄耀东担负爆破工作,在一九三八年春节的晚上,烧毁了敌人运来的军草四万多斤。警士金雨亭和特务股长高振亭二人不时伪造情报以乱敌人的听闻。在修理财神庙以北被冲毁的城墙水栅(俗称西水栅)工程中,王文质通过齐寿康找木匠张富贵、吴三子,将栅格故意修宽,并将其中两根木柱做成活槽,可以任由取下。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夜,傅作义部一度攻入包头,其后,日寇也一度侵占了五原,并由五原败回。在旧历大年正月初七日本皇军从五原返回后,第二天,故人即将包头的五个城门紧闭,不许任何人通行。新从“厚和” (即呼和浩特)派来的敌伪“蒙疆政府”治安厅山下宪雄顾问与日本宪兵队组织的审讯机构,开始扣捕抗日嫌疑人员。当天被捕的有王文质、董世昌(商会会长)、郄相国(商会副会长)、裴会(商会秘书)、娄耀东、王旭卿(伪市公署卫生股长)、贺煜功(商会委员)、刘莱(南二里半村农民)、金雨亭(市公署特务股警士)、李成德(同利成军衣庄经理)、李鸣歧(商会交际员)、刘定基(广恒西皮毛店会计员)、王平五(市民)、高子英(市民)、周肇西(市民)等三十余人,并从刘莱家搜出炸药、手榴弹等物,由同利成军衣庄搜出新做的十几幅国旗。

 

旧历正月初十,又扣捕了秦邦玺(市民)、史春山(商会秘书)、王裕仁(商人)王明道(城南伪警察署巡官)、杨锦斋(伪市公署总务股长)、才祥麟(伪市公署小职员)等二十余人。旧历二月初三,扣捕了辛寿宸(伪市公署警务科长)、高振亭(伪市公署(伪市公署总务科教育主任并代理行政股长)、刘治基(市民)等二十余人。恒兴长商号经理王明,逃到城东阿善沟门村亲戚家,也被捕回,并用大铁钉将王之双手钉在木凳上,让所有被捕的人参观。总计前后共逮捕了八十五人,分别羁押在日本宪兵队前后院的两处“留置场”内被捕的许多人在敌人的非刑拷打下,始终坚贞不屈。

裴会受尽了各种非刑,两臂被打折了,没有招供。娄耀东的十个足趾甲缝里,钉遍了竹皱,死去活来,没有说半点敌人对王文质软硬兼施,甚至让爱妻稚子带头来劝诱,威喘,他也矢口不言。当敌人把他的幼儿剥下衣裤,放在烧红的火炉上烤炙,发出刺耳的惨叫声时,他只是闭目切齿,扭头握拳,不说一句软话。董世昌在刑讯中大骂日寇侵略中国的不义,痛斥日寇休想征服中国人民。山下宪雄问他“你是买卖人,皇军来了你一样可以做生意,帮助我们作事,更可大大的发财,为什么竞同他们一起胡闹呢? "董厉色答道: "我是中国人,做的是中国人的买卖,当了汉奸、亡国奴,发财也是可耻的”。因董有吸鸦片的嗜好,鬼子便请他抽烟。董在气忿之下,扬手将烟盘、烟灯打翻,弄得鬼子无可奈何。

有一次准备审讯王旭卿,将他从"留置场”提出,走在院内甬道时,一个朝鲜翻译名叫山本的,讽刺他说: "王旭卿,你对中国这可大大的有功。王立即骂他说, "我活着是真正的中国人,死后也是真正的中国鬼,比你这亡国奴,甘心认贼作父,无耻地给你的仇敌当走狗强得多”。骂的山本恼羞成怒,动手打他。他一头撞去,把山本撞倒,头部也受重伤,满脸流血,晕倒在地。鬼子把他救醒,他仍骂不绝口。此外,高子英愤而服毒自杀,刘定基在刑讯中被敌人吊死,金雨亭被烧红的炉盖烫坏腿脸,张子清(商人)被敌人乱棍打死,他们都坚贞不屈,表现了中国人誓不做亡国奴的民族气节。经过七十多天的审讯,日寇除将王文质等一部分人送其上级裁决外,其余被捕的史春山、李鸣歧、李成德等六十四人,只好讨保释放。

 

王文质等将要被送到张家口(敌伪“蒙疆政府”所在地),最后定案的消息,虽经严密封锁,仍然被人们得知了。当时给监狱里送饭的工勤小樊(忘其名),真给人们帮了不少忙,在敌人的严密看守下,他把每个人给家中写的信条,都偷偷地送了出去,并把监狱里嘱要的东西,带给了本人。

一九四O年旧历三月十八日的清晨,二十多名日本宪兵,在山下宪雄和一个宪兵队曹长率领下,由两辆卡车,运送到车站西站台。沿途戒备森严,禁绝行人,如临大"我们出门谱气不小,可惜缺敌。裴会在车上打趣地说:少黄土垫道,清水洒街”。到张家口后,被送到敌人蒙疆驻屯军最高司令部冈本部队的“留置场”中。这里拘留的有犯了军规的日本兵,有被虏的八路军战士和新从包头送来的这一批人。在张家口,这批人没有再受刑讯,仅经过一次审问之后,便释放了王裕仁、王明道和因本案嫌疑由北平扣捕的郑海渊(郑也是包头商人).这时有人以为也许将轮到自己被开释。董世昌劝他们说:

“你们不要做梦!敌人和我们是誓不两立的”。五月端午那天,郄相国听到墙外叫卖粽子的声音,感事伤情,眼泪夺眶而出。董世昌厉声斥责他说: "哭什么?没出息! "当时同伙难友都誉董为”铁”,在残酷的境遇下,他给大家鼓舞不小。一次他患严重的腹泻病,敌军医前来疗治,竟遭他的顽强拒绝。

一九四0年六月二十一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半夜三点多钟,大群鬼子兵拥到“留置场”的铁栅外面,把从包头押送来的十九人全数叫出;又把在同一栅子里羁押的、在朔县作战中被俘的八路军战士秦可志(丰镇县人)也叫了出来,分装在蒙有帆布的两辆大卡车内,车上还有许多日本宪兵和带红领章的日本步兵,另外还有许多大小汽车。汽车开出大门,行走半小时后,停了下来(事后得知是张家口东山坡刑场).这时从车后帆布褶口处透入了闪闪的星光,鬼子兵围住囚车,先将王文质带走,十多分钟后又带走董世昌。董下车后且骂且走,时间较长。以后依次带走了郄相国、王旭卿、刘莱、王明、娄跃东、秦可志、贺煜功、裴会诸人。

最后忽然传来裴会的一声凄惨尖锐的呼声,同伴们才知道带走的人都被敌人杀害了。这时马达声和鬼子沉重的脚步声交杂着响了起来,不久汽车移动了,行不多时停在察南监狱(在张家口市西北角石壑子地方),在监狱里,由冈本部队的一个鬼子军官宣读判决.宣布王文质、董世昌、郄相国、王旭卿、裴会、娄跃尔、贺煜功、王明、刘莱等九人判处死刑,金雨亭、田清酮、郄相廷、辛寿宸等人判处十年徒刑,刘守祥、齐寿康、刘芳斋等人判处八年徒刑,高振亭、杨锦斋、曹觉民等人判处六年徒刑。

宣判后,钉镣入狱, 自此便开始了监狱生活。日本人把这十个新来的人称作“军事犯” 脚镇特别加重,最重的有十至十二斤,高振亭戴的最轻,还是八斤,动,患重病时,还有被去掉脚镣的可能。唯有这十名军事710犯,不许到工厂劳动,整天挤着蹲在方丈大小、鸟笼一般的监房里,只有死去,经日本看守长亲自检验后,才能卸下脚镣。一些当汉奸的看守,对这些人也横加讽刺凌辱,不及一月工夫,高振亭首先死去。后来曹觉民接到家信,得知爱人被日本宪兵队翻译王治全霸占,也一气身死。刘芳斋头上生恶性毒瘤,得不到医治,不久毒发身亡。一年后刘守祥因病去世。

 

金雨亭因在狱房里说话,被日本看守长冈林看见,挨了两记耳光,一气成疾,竟死在病监(病重犯人集中的地方)之中。二年以后,郄相廷的家属,暗地给看守张国卿花了钱,才偷偷地看到一份敌伪的 《新民报》一九四三年夏天,由归绥监狱转来的犯人潘菊人,因与齐寿康熟识,又住在一个监房里,便给人们讲述了抗战的形势,特别讲到八路军在各地抗战的情况。潘菊人曾在包头绥远省立第二中学担任语文教员,因抗日案件判处十年徒刑。他鼓励大家振奋精神,爱护身体,以迎接即将到来的胜利。但是,终因营养不良,辛寿宸、杨锦斋、田清雨亦先后死去。一九四五年二郄相廷因肠胃病又死在狱中。

至此,被送来张家口的二十一人中,除释放二人,就义九人,病死九人外,只剩下齐寿康一人了。一九四五年七月十五日上午九时,八路军肖克部队解放张家口,齐寿康才被解放出来了。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