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审物智破奸杀案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9-4-1 22:49:20   阅读:1777

案情:

被用裹脚布缚于板凳上的少女惨遭奸杀,现场留有半截被咬断的舌头,经追缉,抓到了断舌者。断舌者经刑讯已认罪。袁枚复审案卷,认为断舌者并非真凶,便巧运妙策,装模作样审脚布及板凳,擒获了真正的强奸杀人凶犯。

 

古文

一成衣工,妻早死,家止一女,颇有姿色。每出门,辄闭户楼居,操针线,里中恶少争艳羡之而无隙可乘。一日,其父晚归,见门大开,呼女不应。登楼见女毙于凳,双手以女裹足布缚紧,下衣弛去,地下有人舌半截,女吭有扼痕,分明因奸毙命。情急控县。官验讫,签捕断舌者。邑庙祝见一人伏香案下,口血淋漓,问之,摇首不能言。适捕役迹至,解官刑讯而服,案定。

后署任官细阅案情大疑,谓行奸必先调奸,调奸必先亲嘴,今舌被女咬断,其人定负痛逃走,何由再行缚凳奸毙。此中情节必非一人,凶手亦非断舌者。出诸禁,杖而释之,另缉凶手。日日审问板凳、脚布,观者如堵。一日,悬牌复审,先约会武营:“俟人众挨挤不开时,我若闭门,即为我升炮,坐镇头门,俟我逐一放出,不可走漏一人。“审至日中,忽然炮响门闭,人皆不知何为。令曰:“我为人命案件,不得已夹凳鞭布,昨夜神明告我,今日凶手可获。命差役将裹脚布系于两楹,欲出者以手扶布,自东至西,始准放出;若凶手著布,布即绞住不能脱。”观者俱立在一边,以次扶布而出。内有二人,身未近布,手已惊颤不定。喝令拏下。先是邑有某役,颇有才干。令密问:“此案汝心中颇有可疑之人乎?”曰:“他无所疑,惟城外某二人,年少游荡,日在城隍庙前赌钱,或入馆饮酒,彼此不稍离。自此女死后,数日不见。后断舌者供认入监,二人复出,可疑惟此,然无确据。”令恐冤诬,不肯妄拏。故于是日探知二人亦来同观,遂命放炮闭门,及见二人神情可疑,始命拏下。果一讯而服。

缘是日有货郎过女门,女下楼买线论价取钱,断舌者亦少年也,乘女取钱时掩入门内,及女闭门上楼,蓦出求欢,搂抱亲嘴。女忿嚼其舌,负痛急下楼,开门遁去。后二少年经过,见门半敞,侧身入,虚无人声。及上楼,见女呆坐如痴。搂而求欢,女大呼。于是一人掩其口,一人解女裹足布缚于凳,轮奸讫,虑女号呼,扼吭而毙之。一一实吐,不稍讳,案遂定,二人咸正法。闻署任者乃袁公枚也。(《折狱龟鉴补》卷三)

 

白话文:

   

有一个裁缝,妻子早死,家中只有一个女儿,长得很漂亮。裁缝每次出门,女儿就关门在楼上,做针线活,乡里轻薄少年对她垂涎三尺,但没有机会可乘。一天,她的父亲晚上回来,见门大开,呼喊女儿却没有回应。登上楼,只见女儿死在板凳上,双手被用她的裹脚布绑得紧紧的,裤子松弛拖在脚下,地上有人舌半截,女儿喉咙处有手掐的痕迹,分明是因奸被杀。裁缝急忙向县府报案。县官验尸完毕,签发缉文追捕断舌的人。城隍庙中管香火的人看见有一人伏在香案底下,口中鲜血点点滴滴往下流,问他,只是摇头不能说话。刚巧遇到捕役跟踪而至,就把他押解到官府用刑审讯,一讯即服罪,案子就这样定下来了。

后任县令详细审阅案卷材料,觉得非常可疑,认为强奸一定先要调戏,调戏一定先要亲嘴,现在舌头已被女子咬断,那人一定负痛逃走,怎么会把女子绑在凳子上强奸并杀死。此中情节一定不只一人,凶手也不是断舌者。于是把断舌者从监狱中放出来,处以杖刑后放了他,另行缉查凶犯。县令此后天天审问板凳和裹脚布,围观的人挤得像一堵围墙一样。一天,县衙门口贴出公告要进行复审,先行同武营约定在武营集合,并说:“等人多挤不开时,如果我闭门,就给我放炮,我亲自坐镇上门,等我一个一个把他们放出,不可走漏一个人。”审讯进行到中午,忽然一声炮响大门紧闭,人们都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县令对大家说:“我为了破这件人命案,不得不刑夹板凳鞭打裹脚布,昨夜有神仙告诉我,今天凶手可以抓住。我已命令差役把裹脚布系在堂上两边的柱子上,想要出去的人用手扶布,从东到西,才准放出;如果是凶手碰着裹脚布,布就会把他的手绞住使他不得脱身。”观看的人都站在一边,按次序扶着布出去。其中有两个人,身体还没有靠近裹脚布,手已颤抖不止。县令于是喝令拿住。在这之前,县衙门内有差役某,很有才干。县令暗中问他:“关于这件案子,你心中有没有可疑的人?”他说:“别的没有什么可疑,只有城外某两人,年轻放荡,每天在城隍庙前赌钱,或者到酒店里喝酒,两人形影不离。从这个女子死后,好多天没有看见他们。后来断舌的人认罪被关进监狱,这时这两人又出来活动了。只有这两个人很可疑,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县令恐怕冤枉好人,不肯轻易把他们抓起来。所以在那天探听到两人也一起来观看,就命令放炮闭门,等到看见这两个人神情可疑,才下令拿住。果然一经审讯就服罪了。

原来那天有一个货郎经过女子家门口,女子下楼买线,按价进去取钱,断舌的人也是青年,乘女子进去取钱时躲进门内,等女子付了钱关门上楼,突然出来调戏她,强行搂抱亲嘴。女子一怒之下咬断了他的舌头,他忍着痛急忙下楼,开门逃走了。后来有两个青年经过她家,看见门半开着,就侧身进去,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到了楼上,看见女子痴呆地坐着。他俩就把她搂抱在怀里调戏,女子大叫。一人就堵住她的嘴,一人解下她的裹脚布把她绑在凳上,把她轮奸后,怕她呼叫,就掐住她的喉咙把她掐死了。从实招供,没有隐瞒,两人都被依法判处死刑。听说这后任县令是袁枚。(来源:《中国历代名案集成》 撰稿人:立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