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本网律师代理因争遗产导致兄弟反目继而发生刑事案件
文章来源:包头律师事务所  发布者:包头律师  发布时间:2015-11-16 23:18:08   阅读:7579

  顺着九原区麻池镇仿古牌楼一直往东,是麻池镇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古城村,因为距离市区较近,一条公路穿村而过,所以这里也居住着大量的外来人口,大部分“土著”村民通过出租房屋和底店来维持生计。王玲和刘明亮家就是其中的一个院落,近千平米的院子里,南北盖着两排平房,中间是一排与南北两排截然不同的平房:南北通透、房屋面积更大。王玲一家就住在东北角的两间屋子里,旁边是已去世的公公婆婆的老屋。

  但在很多村民眼里,这个院子的归属问题早在1996年就有了定论。古城村村长王大军说,刘明亮的父亲是土生土长的古城村人,因为在包头三化厂工作,所以才将自己和子女们的户口全都迁到了城里———除了四儿子刘明亮一直在古城村居住长大,后来院子逐渐扩大,形成了现在的格局。

  “1996年的时候,我岳父去世,因为膝下有7个儿女,4个儿子,3个姑娘,当时他感觉可能留世的时间不长,死后不要因为这点遗产兄弟姐妹之间起纷争,所以在村里人和刘明亮的五姨夫见证下,签署了一份遗嘱,当时几个孩子都同意。”刘明亮的二姐夫张玉山说,因为当时的情况是,大儿子、二儿子和三儿子都有了工作,三个女儿也都成了家,惟独四儿子刘明亮因为学历最低,还身有残疾(双侧股骨头坏死)、没有成家,所以将麻池古城村的这座院子留给了刘明亮。

  王玲保存着的遗嘱上,如同张玉山所说,明确了老人临终前的想法。

  村民高满梁回忆称,以前刘明亮家的院子只有南北两排房,院子中间是一座温室大棚,每年都能种些蔬菜,在城郊地区售卖还可以挣点小钱,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刘明亮的二哥将温室大棚拆除,新盖了一排平房,占去了院子3/5左右的面积。

    高满梁的说法得到了曾经在刘明亮家租房居住4年的张辉的印证,“老太太(刘明亮的母亲)去世之前经常跟我聊天,说起这些家事,她说老头去世后,老二对她也挺好,经常去送些好吃的,后来老二提出把院子中间的温室大棚拆了,盖一排房,以后房地产商开发,这些钱也是给自己人了。老太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同意了,她想的是把剩余的两排房子给老四。因为老四的情况最糟糕,虽然结婚了,但是媳妇也是小儿麻痹,生了一个女儿脑发育迟缓、自闭症,一家三口残疾人,以后有了这个院子,他们起码能够生活。”张辉说,让老人没想到的是,老二居然连剩余的两排房子也想要。

    刘明亮的二姐刘晓花为此也痛心不已,因为这个院子,老二已经不是第一次向老四发难了。“第一次是老父亲去世以后,我二嫂因为房产的事跟老四闹了一次。第二次是2005年农历八月十五的时候,我二哥、二嫂,还有他岳母去老四家闹事,把家里的玻璃也砸了,我妈怕闹出大事就带着老四出去躲避了。最严重的是第三次,2014年4月27日,我妈去世的第28天,我二哥二嫂又去闹事,当时老四出去了不在家,回到家的时候正好二嫂在大声吵闹,吓得自闭症的侄女在屋里大声尖叫。”刘晓花说,本来母亲去世后老四的心情就非常低落,因为房产的问题和整个家庭看不见的未来丧失了生活的希望,早灌了一桶汽油,准备好如果再闹就一把火烧了这个院子,没想到这时候二哥二嫂上门,“看到孩子被吓成那样,自己又活不出什么人样,他一气之下拿起汽油桶就往二嫂身上浇,当时二哥就在跟前不但没有阻拦,还说‘有本事你就点’,老四当时也是气糊涂了,真的就点火了。”      

  王玲回忆,当时着火的地方就在大门刚进来的左右位置,至今墙上仍有一大片被熏黑的地方。“二嫂被点着以后,他也着急了,赶紧冲上去灭火,自己也被大火点着了,手上、脸上被烧得不成样子,将二嫂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看他的情况也很糟,让他也赶紧治疗,但是因为没钱,他拒绝治疗,最后医生看他可怜,免费给拿了一些烧伤膏药。”王玲说,要是当时没有这一把火,或许他们一家还能平平安安地生活。

    但是一切已经晚了,一场家庭遗产纠纷瞬间成为刑事案件。出事后的第二天5点多,刘明亮前往九原区公安分局麻池派出所投案自首,因为自身烧伤情况也比较严重,家里还有两个残疾人需要照顾,公安机关并未当时拘留,让其先看病。2014年9月18日,九原区公安分局为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同年12月23日,九原区人民检察院向九原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5年9月18日,九原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刘明亮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零九个月,被告人刘明亮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共计人民币604924.19元。当庭宣判后,刘明亮即被收监。

 

    “在二嫂住院的时候,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凑了钱,帮助治疗,进入公诉阶段的时候,我们想让二哥出一个谅解书,到时候老四可以少判几年,我去二哥家哭着求情,把院子的2/3给他,结果最后还是没有出具谅解书,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量刑标准是3年以上10年以下,最后的判决几乎是顶格判的。再怎么说,也是亲兄弟,再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把他送进班房也没用呀。”刘晓花说,法院判了1个人,其实相当于判了3个人,眼看着这母女俩活不下去。 

    同样看不下去的,还有古城村的百余户村民。“姐妹兄弟几个就老二有钱,在市里有房子,儿女们都有工作,在古城村还有两个底店,强行在老四的院子里盖房子倒也罢了,还来这里抢老人的房子,你把他们一家三口赶出去叫他们怎么活?怎么也是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听到记者前来采访,村里近十人来到王玲家作证,其中一位村民表示,虽然是老四和老二之间的家务事,但是闹到这个地步已经激起了民愤。

    “错就错在老四一时气昏了头,拿汽油浇了他二嫂。”村民高满梁说,在没出事之前,刘明亮在麻池镇里的幼儿园开校车,每月有1400元的收入,可以维持生计,患有小儿麻痹的妻子还可以外出打点零工,老母亲可以在家照看9岁的女儿,但是随着其母亲的去世,生活一下子没有了奔头。“有几次我们一块儿喝酒,看他情绪特别低落,说他活得没任何出路,我们还都劝他。”高满梁说,母亲的去世就意味着全家的支出都靠他一个人维持,妻子在家照顾女儿,二哥二嫂还要跟他争房屋。

     法院判决之后,很多村民气愤不已,为刘明亮积极奔走,刘明亮的姐姐妹妹也凑钱让其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古城村百余村民写了一份“联名书”,希望二审法院能够考虑刘明亮的家庭情况和事发当时的情况,从轻处理。

    刘明亮的二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爱人还在恢复当中,情绪不稳定。“有什么疑问你们去九原法院问吧,我这里没有什么好说的。”

   本网律师张万军博士受本案被告人委托,担任被告人二审辩护律师,目前,此案正在二审上诉阶段。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4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