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 办:内 蒙 古 科 技 大 学 法 学 系
首页  | 本网资讯  | 亲办案例  | 法院审判规范性文件  | 合作媒体  | 经典案例  | 民商法学  | 刑事法律  | 证据法学  | 法律帝国
本站搜索
双方在民政局协议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可否撤销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发布者:包头律师网  发布时间:2012-8-10 13:15:40   阅读:2453

【编者按】:本文系包头律师咨询网原创发表。严禁转载本文内容,本网将定期对搜索引擎收录内容检查,非法转载者必究,谢谢合作

基本案情: 上诉人刘某与被上诉人胡某某于19991130登记结婚,2009731双方在昆区民政局协议离婚,签订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协议书约定,1、婚生男孩胡某,8周岁,由男方抚养,抚养到独立生活为止,女方不用负担孩子的生活费、教育费和医疗费等一切费用,双方无争议。2、婚后有住房:昆区钢铁大街某房屋归女方所有,昆区沼潭东路某房屋归男方所有。3、婚后有其他财产:富强路底店及相关收益归孩子胡某所有,男女双方私人物品归各自所有。4、婚后各自名下的债权、债务归各自所有和偿还。5、离婚后女方付给男方7万元整,在2009810一次性付清。
        2009
911日,胡某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撤销民政局协议中关于富强路底店及相关收益归孩子胡某所有的条款,确认富强路底店及相关收益为夫妻双方共同财产并依法分割。
【一审法院裁判观点】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双方在民政局协议离婚时协议将属于双方共有的底店约定归婚生男孩胡某所有,是双方的一种赠与意愿,该协议项下财产未转移所有权,原、被告并没有丧失对该房屋的所有权,该底店仍为原、被告的共同财产,原告有权利主张分割。故对原告要求分割该底店的请求予以支持;庭审中原告主张该底店现值为6000/㎡,被告主张该底店现值为10000/㎡,但双方均未提供证据亦不申请鉴定该底店价值,且在原审中双方均认可该底店价值为6000/㎡,故该底店价值按双方均认可的6000/㎡认定。原告愿意按照底店实际价格折款给被告,对该请求予以支持;因该底店尚欠贷款由底店出租租金偿还,故该底店尚欠贷款不应从现价款中扣除,底店归谁所有该贷款由谁负责偿还。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位于包头市富强路底店归原告胡某某所有,由原告胡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给付被告刘某底店折价款718970元。二、位于包头市昆都仑区富强路底店尚欠贷款由原告负责偿还。

     【二审法院裁判观点】
       
宣判后,原审被告刘某不服,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位于包头市富强路底店归受赠人胡某所有。其理由是:诉争的房产已经由双方在离婚协议书中予以确定归孩子胡某所有,同时该条款的另一个基础是胡某某自离婚后就不用负担孩子今后的生活费、教育费等一切费用。另外,根据《民法通则》的相关规定,赠与人明确表示将赠与物赠给未成年人的,应当认定该赠与物为未成年人的个人财产。赠与行为一经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书》,既已成立,就发生了赠与的法律后果,该房产的所有权已经转移归孩子所有,这与是否办理了所有权变更登记无关,至于未办理所有权变更登记是因为该房产系贷款,未还清贷款之前不准许所有权的变更登记。
    
被上诉人胡某某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二审审理后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民政局离婚时,就子女抚养、财产分割问题达成的调解协议,是双方当事人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协商一致的结果,双方均认可其真实、有效性,故该协议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质,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当认真履行。被上诉人胡某某诉讼请求为撤销离婚协议的有关条款,但是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在签订该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故其诉讼请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一审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二、驳回原审原告胡某某的诉讼请求。

【包头律师咨询网评析】
      
本案就一审法院与二审法院判决的情况来看,本案主要涉及以下几个问题,案由的确定,双方在民政局协议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可否撤销?赠与合同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撤销?
    
首先,本案案由的确定,当事人第一次起诉时要求变更抚养关系,在发回重审后变更了诉讼请求,案由定为离婚后财产纠纷。案由不同,法律关系不同,主体不同,法院审理的内容也就不同。民事诉讼的案由是根据当事人的起诉决定的,本着不告不理的原则,当事人起诉什么法院审理什么,就本案来讲,原告第一次起诉要求变更抚养关系,审理的内容应该是是否符合法律所要求的变更抚养关系的条件: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发回重审后,当事人变更了诉讼请求,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审理的内容应该是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是否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如果当事人起诉要求撤销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那么法律关系的一方主体应当是受赠人即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的婚生子,可以按照一审法院第二次审理时的思路。对于父母离婚时对未成年人的赠与可否撤销的问题,实务界尚存一些争议,这个问题笔者在后面讨论。
    
离婚协议书,主要包括三项内容,即自愿离婚、子女抚养、财产及债务的处理,其性质应是一种混合合同的性质,其中关于自愿离婚和子女抚养的内容属于人身关系的性质,财产及债务的处理则属于财产关系的性质,这两种关系在法律性质上均属平等主体之间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本案中双方当事人自愿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并且在婚姻登记机关予以登记,离婚协议书生效,双方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财产及债务问题均应受到离婚协议书的约束。《婚姻法解释(二)》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按照一审法院的审理思路,本案涉及另一个问题,赠与合同的撤销。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房产作为不动产,虽然双方当事人之间约定了赠与给婚生子,但是由于没有办理变更登记,所以赠与人可以撤销该条款。此类赠与合同能否撤销,实务界尚存争议,笔者认为不能撤销。赠与合同因为是无偿合同,所以法律规定了较宽的撤销条件,包括法定撤销与任意撤销。法定撤销就是赠与合同生效后,因发生法定事由,赠与人或赠与人的继承人或监护人行使撤销权而发生撤销赠与合同的法律效果。撤销权行使的法定事由有:1、受赠人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2、受赠人对赠与人有抚养义务而不履行;3、受赠人不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赠与合同的任意撤销是指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得由赠与人依其意思任意撤销赠与合同。但是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和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赠与人不得任意撤销。本案中,离婚时双方当事人约定系争房产归孩子所有,当事人与受赠人即婚生子之间存在父母子女关系,是一种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所以即使房产未变更登记,原审原告也不能随意撤销。我国虽不是判例法国家,但是生效的判决书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像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2005)金民权初字第3096号民事判决,父母离婚时对婚生子大学期间教育费用的负担方法达成了书面协议,该协议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质,父母应受协议内容的约束。父母没有负担后代大学学费的法定义务,故父母与后代之间实际上存在赠与关系。该赠与具有道德义务性质,父母不交付赠与财产的,后代可以要求交付。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654849896   邮箱:zwjkey2006@163.com
包头律师咨询网    地址:包头市昆区凯旋银河线2A1807室内蒙古钢苑律师事务所(银河广场西)     
 蒙ICP备09000912号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zwjkey.com 
技术支持 普讯网络